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法院新聞 >> 以案說法
法院新聞
法院要聞
以案說法
在公路曬草導致交通事故發生是否要承擔賠償責任?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8-14

    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31條規定:“未經許可,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占用道路從事非交通活動”。占用道路造成或引發交通事故的,依法將承擔民事賠償責任。但在我市,占用道路當曬場的現象屢見不鮮,應當引起足夠的重視。

 

基本案情
在公路曬草惹來官司
    2016年8月,藍甲駕駛二輪摩托車(搭載藍乙和吳甲)沿陽春市圭崗鎮某路段由東往西行駛,與沿陽春市圭崗鎮某路段由西往東方向行駛被告黃甲駕駛的二輪摩托車(搭載黃乙)發生碰撞,造成藍乙當場死亡,藍甲、吳甲和黃乙受傷,兩車損壞的交通事故。
    根據當時事故現場的照片顯示:事故發生時,事故現場的公路上鋪曬有象草梗。同時,案外人在陽春市公安局偵查時陳述,發生事故的路面鋪曬有象草梗。陽春市公安局的刑事偵查案卷“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勘查筆錄”中載明:“影響視線或行駛的障礙物:道路有象草?!?而該象草梗為被告劉甲、劉乙鋪曬于事故發生的公路上,為兩被告所有。
    原告藍丙(死者藍乙的兒子)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被告劉甲、劉乙承擔共同賠償146723元給原告藍丙。    


法院判決

需要承擔10%的賠償責任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三條的規定,交通事故認定書是處理交通事故的一種證據,是公安交通管理部門通過事故現場勘察、技術分析和有關鑒定而對交通事故作出的認定,是一種技術鑒定,不能等同于民事侵權賠償責任的劃分。而民事侵權責任,應當按照有關民事侵權的法律規定確定。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法》第四十六條、《公路安全保護條例》第十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的規定,被告劉甲、劉乙在公路上鋪曬象草梗屬于法律法規所禁止的妨礙交通安全的行為。根據陽春市公安局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的認定,綜合本案的具體情況,藍甲沒有實行右側通行,是事故發生的主要原因,應承擔主要責任。黃甲承擔事故的次要責任,藍乙、吳甲和黃乙均不承擔事故的責任。而劉甲、劉乙在公路上鋪曬象草,雖然沒有證據證實是象草梗造成藍甲的車輛打滑,但妨礙了交通安全,也應承擔相應的責任。法院據此認定藍甲應承擔70%的賠償責任,黃甲承擔20%的賠償責任,劉甲、劉乙承擔10%的責任。
    法院遂依法判決:被告黃某等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內共同賠償109887.9元給原告藍丙;被告劉甲、劉乙承擔10%的責任,共同賠償5754元給原告藍丙。    


法官說法

占用道路發生交通事故需擔責
    本案中,被告劉甲、劉乙在家門口的公路鋪曬象草梗,雖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是因為象草梗造成車輛打滑而發生交通事故,但是被告劉甲、劉乙占用公路曬象草確實是影響了車輛的正常通行,更威脅到過往車輛的通行安全,對事故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應對此次事故承擔次要責任。
    我國的公路法、道路安全法都有明確規定,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隨意占用道路作他用,這會對交通安全帶來風險,一旦發生交通安全事件,違法占用道路的單位或個人依法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   


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路法》第四十六條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在公路上及公路用地范圍內擺攤設點、堆放物品、傾倒垃圾、設置障礙、挖溝引水、利用公路邊溝排放污物或者進行其他損壞、污染公路和影響公路暢通的活動。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因在道路上堆放、傾倒、遺撒物品等妨礙通行的行為,導致交通事故造成損害,當事人請求行為人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撰稿人:馮秀珠  麥李環  



51配资